劃破萬古長夜的第一縷晨光

 
學校名稱:私立福智高中---------- 1031031梯次(特優)
年  級:三年級
班  級:忠班
科  別:
名  次: 
作  者: 歐又中
參賽標題:劃破萬古長夜的第一縷晨光
書籍ISBN:957-543-317-3(平裝)
中文書名:千年石上游方蹤:法顯大師傳
原文書名:
書籍作者:陳白夜
出版單位:佛光
出版年月:1995年
版  次:第一版

一●圖書作者與內容簡介:172
本書記述法顯大師感於律藏不足,以花甲之齡取道陸路西行天竺求法,路上的艱辛歷程和為人生目標堅定不移的追尋令人動容。大師從長安出發,翻越終年積雪的蔥嶺,路上還因為旅費不足而需四處化緣,途中同行道友陸續往生,大師悲傷難抑,但仍決志求法,為了長遠目標,努力前行,連最後一位道友因長期跋涉,而積疾於腳,最後只能一人回國,全書淺白易懂,蘊意深刻,感人肺腑。
 
二●內容摘錄:235
P58貧僧以為,有急功近利之心,不必去天竺;操持之以恆之念,可以走遍天涯。一年半載,到不了天竺,多年數載,總有到達目的地的時候。

P259道整不回去,對他自己來說,的確是一種極好的選擇。法顯也曾想過,如果永遠留在天竺,做一個天竺僧人,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但是法顯十分清楚,當初決定西遊天竺,根本的目的就是求法取經,讓佛門的戒律流通到漢地。如今,經律求到了一些,也抄寫了一些,如果不攜回漢地,豈不是有違當初的決心?豈不是前功盡棄?法顯決定了,即使一個人,也要返歸漢地。

三●我的觀點:1122
闔上書,閉起眼,在讀完傳記的夜裡,留下一滴悲喜交集的淚。
 
青春太短,短得我們想緊緊抓住卻又從我們的指縫中無聲地流逝,翻滾於世間八風之中,追逐著男女飲食之樂,看似離快樂最近之時,卻是痛苦的開始,一切有如喝鹽水般越喝越渴,彷彿在長夜中只能如小舟漂浮之上,起伏上下之間的剎那以為是幸福之始,卻始終無法前進以脫離黑暗的淵藪,直至大師的傳記如燈塔般穿越濃霧的蔽障,射破開口,放進溫暖,在茫茫長夜中指出希望之光的方向。
 
大師年已花甲仍矢志求戒,不畏路途種種風沙走石,雪山高峻或路費用盡,等諸多困難障不住大師西行的腳步,堅毅地一步一步走向目標,目標不是享受須臾的樂受,而是處處捨棄自己的舒服轉而利益大眾,揭示我們常常盲目地拚命去追求,追的卻是無聲地削棄他人的利益,圖謀一己之樂,現在用功讀書求名次贏過他人,將來商場求利,也是想辦法競爭於同行之間,得利於消費者的口袋,然既使仇敵必會化做虛無不存,諸親亦會湮滅,汲汲營營積累的外物,在必來的死亡中我們只能交付天地,無論如何掙扎,用盡種種我們能想得到的方法卻無力回天,而大師示現的便是生命不為小事所束縛,活在希望的未來、奮力於長久目標,不為眼前小利所束縛的無悔人生。
 
大師求法的過程,面臨同行的過世、離去,忍受年邁的身軀,因長期跋涉而不堪負荷,無論在強烈的外境挑戰甚至磨難之下,仍時時不忘求法的目標與將經典帶回東土中國的心志,在抉擇之時能穩住腳步堅毅地前行,對比之下,身為年輕學子的我,卻是相當懶散而被動,對自己的生命模糊不清,不知為何而忙,只知應付、敷衍眼前瑣事,祈願自己將來能像大師一樣,將天下蒼生的苦樂視為己任,任重道遠的精神,我雖未逮大師如高山般的德性心胸,卻志趣往相同方向努力。
 
完成一件偉大的事情,總是需要一群人的力量,尤其從大師和最後一位道友,在南天竺求法,巧遇印度雨季,兩人互相支撐著對方,直到衝進掛單寺院,兩人相視大笑,不禁使我憶起自己也會有和同學相視而笑的情景,那是什麼樣的情誼?有時和同學仍是以一起聊天、打球或休閒之類的事往來,但是偶然際遇中,彼此認同是為了共同目標而努力之時,較於一般的朋友久不見而生疏的情況,真正的知心好友總是能了解彼此的心,甚至既使在他方而不同生活之中,仍能堅守彼此心中的信念努力著,那種深刻的情感交流,似乎是此生一趟不可或缺的部分。
 
曾經,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找不到方向;曾經,在拚盡全力追尋我所以為的快樂最後卻沒有希望;大師的傳記綻放出光芒讓我看清生命為泡沫事物所留下的任何一滴後悔的淚水,都是不值得的犧牲,如果能為長遠的目標付出屬於自己的辛勤汗水,將使每一個看似微不足道的腳步都成為偉大的腳印。

夜闌人靜之時,我心不再徬徨,而有一顆燦爛明星,在心中照亮方向。
 
四●討論議題:
同樣是西行求法,法顯大師、玄奘大師、義淨大師之間有何異同?原因為何?